This site, like many others, uses cookies to help us customise your experience. If you continue on this website, we’ll assume that you are OK with that.

Mechanical Entomology - Nixie Machine

“MECHANICAL ENTOMOLOGY”

四種藝術視野。四種雕塑風格。一個令人炫目神迷的主題。

MB&F M.A.D.Gallery 很榮幸在此介紹 「機械昆蟲學」展覽,展出四位分別來自大西洋兩岸、才華洋溢的藝術家,以昆蟲為靈感所打造的雕塑傑作。

M.A.D.Gallery的第一個主題展覽將世界上的自然歷史與金屬、機械和裝置融合,令人目不暇給,其中包括機械創作 Gaby Wormann的《MeCre》;Christopher Conte 的青銅昆蟲雕塑《Duellona》; Paul Swan Topen 的『發條』蝴蝶; 以及 Christopher Locke 的 《Scissor Spiders》。每件作品都是這些藝術家豐沛想像的心血結晶,更承載了極致完美的工藝。

昆蟲學是一門昆蟲的科學研究,每個人也許都曾見過幾件昆蟲作品,例如校外教學時參訪充滿霉味的博物館,當中蓋上玻璃的木頭抽屜與曲線玲瓏的密封罐,小心翼翼的展示著昆蟲標本,並附有整齊擺放的標籤,指出各個昆蟲的發源地與拉丁學名。

M.A.D.Gallery 昆蟲展中的作品以各種角度展示昆蟲或正確而言稱為節肢動物,透過匠心獨具的木質與玻璃展示櫃、密封罐以及拉丁學術命名,讓參觀者細細品味。然而,M.A.D.Gallery 當中的藏品,每一件作品都是非凡新奇的作品,且同時具備 MB&F 的「機械」精髓。

本展覽的作品豐富,包括令人驚艷的蝴蝶;震懾眾人的美麗甲蟲;極為壯觀尾部帶刺的蠍子;還有連蜘蛛恐懼症患者都會忍不住多看一眼的吸睛蜘蛛。

Gaby Wormann 的《MeCre》

以Franz Kafka 的小說和藝術家 H.R. Giger 與 Pierre Matter 的創作為靈感,Gaby Wormann 認為自己:「擅長處理個人道德與複雜生物系統中,人性不受約束的干預議題」。

Wormann令人嘆為觀止的作品《MeCre》(「機械作品」的簡稱) 展現出罕見的敏捷力,代表創作者對昆蟲未來演進的想像:嶄新的混血生命型態,與機械混合的有機體,無論在抵抗力、效率與技術面都經過最佳化。

這位德國藝術家採用鐘錶與機械工程世界中的微小零件,例如齒輪、夾板、游絲與燈絲,並將其運用到已處理完成的昆蟲體內,有如一枚絕美訂製的機械外殼。

Mechanical Entomology

最後的成品便是一系列怪誕而真實的仿生昆蟲。如果一般的狼蛛無法吸引你的目光,那麼 Wormann 以機械化身體與機械足肢組成的《Lycosa tarantula》絕對能將此類蛛形綱動物推向嶄新境界。而她的《Megasoma actaeon》則利用機械齒輪層層交疊出擁有巨大翅膀的獨角仙,其立體程度更甚大自然所賜予的外型,Wormann的另一件作品《Tropidacris dux》是一個褐色大蟋蟀,觸角以優雅的超大主發條設計。

打造如此精密的雕塑藝術需要在工藝面投注更多心血,對細節講究,同時瞭解各種生物力學的知識。M.A.D.Gallery本次展出九件 Wormann 的作品,包括鳥翼蝶、帝王蠍以及一些世界上最大的甲蟲。每件《MeCre》作品均以黑檀木裱框,採用玻璃加工技術,在德國由木匠大師 Soeren Burmeister 為《MeCre》系列獨家手工製成。

Mechanical Entomology Mechanical Entomology
Mechanical Entomology Mechanical Entomology

Christopher Conte
的青銅昆蟲雕塑

紐約藝術家 Christopher Conte 善用其多元技巧與經驗,透過一系列材質與結構技巧來打造出壯觀的雕塑作品,包括名為《Duellona》的青銅昆蟲雕塑。

由 Conte 親自設計、構型並雕琢,這些栩栩如生的生物形體擁有精緻的肢足與鉤形觸鬚,並利用鉚接外甲連結兩段軀幹,軀幹則分別以由半球型鑄青銅打造,表面更刻飾神秘歌德圖騰。

雖然絕大多數圖騰的細節都是在鑄型程序中勾勒完成,槍砲雕刻大師 Michael Dubber 仍會以手工再次精雕,呈現完美俐落的紋路。在主軀幹下方,Conte 更放入手錶機芯,象徵這款機械生物內在的運作。一個雕塑作品通常需要數個月才可打造完成。

Mechanical Entomology

生於挪威卑爾根、成長於紐約的 Conte 在取得藝術學位後,便全力投入義肢製作工作 16 年之久,為截肢患者打造人工肢臂。在這段時間內,他也一邊自行創作雕塑,注入自己對於生物力學、解剖學與機器人工藝的熱愛。2008 年,Conte 辭去專業義肢矯具師的工作,正式成為全職藝術家。

正因他對人體擁有深入的知識,Conte 創造出帶有蒸氣龐克風格 (steampunk) 的機器人骷髏、半機械手臂以及機器心臟等作品。而在《Duellona》大受歡迎之後,也讓外界瞭解他在描繪動物世界時也展現出同樣精湛、無與倫比的雕塑風格。

M.A.D.Gallery 將展出《Duellona》三種版本:白青銅或黃青銅,兩項作品全球皆僅生產 10 款,限量編號。另外還有一款絕無僅有、鑲飾紅色石榴石的古色青銅版。

Paul Swan Topen 的『發條』蝴蝶

來自蘇格蘭的藝術家、設計師 Paul Swan Topen 對於骨董鐘錶與工藝深深著迷,蝴蝶也是他最愛的昆蟲,他將兩種興趣完美結合,打造出精緻細膩的『發條』蝴蝶作品,雕琢昆蟲與機械間的結合之美。

Topen 運用美麗的蝴蝶標本並以手工裝飾,加上在傳統製錶師車床上打磨的精細黃銅作為蝴蝶軀幹。同時結合汲取自古董時鐘與懷錶的零件,為標本增添機械工藝感,充滿神秘感的美麗生物再次展次飛翔。彷彿具有實際作用的機械組成其實只是Topen 經過精密計算呈現出來的美妙假象。

Mechanical Entomology

蝴蝶與時鐘表面上分屬兩個截然不同的世界,但是在 15 世紀首次出現的擺鐘內便擁有如『蝴蝶閂』(butterfly keys)、『蝴蝶縱擒機制』(butterfly escapements) 等裝置,讓生物與機械間產生異趣的關聯。Topen 透過重現蝴蝶姿態的作品,更加鞏固此美妙昆蟲與精密製錶間的藝術連結。

M.A.D.Gallery 將展出八項Topen 的獨特作品,其中包括兩件仿若真實生物的傑作。每一項作品皆置於黑檀外框或玻璃鐘型罩內展出。

Christopher Locke 的
《Scissor Spiders》

來自美國的 Christopher Locke 不但是藝術家也是一位教師,他熱愛模糊人類與機器間、新與舊之間、科學與藝術之間的界線,運用金屬加工、精緻木工以及機械工程等技術來打造他形容為「比喻性工業」(Figurative Industrial) 的藝術作品。

其中一項代表性作品正是《Scissor Spiders》,Locke 運用美國運輸安全管理局 (Transportation Security Administration, TSA) 在機場執行通關安檢時沒收的違禁剪刀,打造出這座精巧雕像。

Mechanical Entomology

「每年,TSA 都會沒收超過 800 萬個違禁品,其中包括槍械、刀具、麻醉毒品、造型慕斯、布丁、瓶裝水,還有就是剪刀。」以德州奧斯汀為據點的 Locke 表示。「每天,美國各地的機場都會沒收無數的剪刀。我利用這些被 TSA 攔截的危險剪刀來創作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生物。」

Locke 重新將剪刀刀片塑型為蜘蛛的肢足,然後運用剪刀的指孔鑄造成蜘蛛的身軀。M.A.D.Gallery 此次舉辦的「機械昆蟲學」展覽非常榮幸也將展出 Locke 的五款獨特剪刀蜘蛛鉅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