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nnifer Townley

JENNIFER TOWNLEY

MB&F M.A.D.Gallery隆重呈獻Jennifer Townley的幾何工程動態藝術

荷蘭藝術家珍妮弗·湯利於2008年取得海牙皇家藝術學院資格學位,自此一直以獨立藝術家自居,專門創作構思緩移動性機械雕塑。

湯利的動態雕塑,有著一絲不苟的創作細節,以不斷重複產生的動作和不斷變化的圖樣設計,巧妙地干擾著觀眾自身的思維模式。她的藝術運用不斷延展的圖型讓持續性的扭曲與變化呈現出不同的形狀與形式,其裝置的運轉卻出奇的平靜。

Jennifer Townley

湯利的藝術源自於她對科學的迷戀,其很重視物理學、工程學與數學。她受到 M. C. Escher.的幾何圖形與數學草圖的啟發,對機械如何將非線性與混雜的圖案轉換成相對簡單的循環動作相當著迷與好奇,她就此發現機械設備引人入勝的穩健性與不朽之處。

除了熱愛機械力學外,湯利也個致力發覺我們如何看待周遭世界的學生。視覺錯視就是一個查覺我們大腦如何在已知的心理狀態中試著適應混雜視覺資訊的很好例子。在我們的注意力被干擾至混亂時,同時也給我們帶來秩序與平和。湯利的喜歡創作混亂與條理交替產生的重複性運作雕塑,讓觀察者有著緊張與舒緩的交叉感受,也造成催眠的視覺效果。

PERPETUAL TRANSIENCE

「發出低鳴的琴弦中有著幾何元素,在球體的間距中響起了樂章」畢達哥拉斯解釋道,當他說這句話時,彷彿是偉大的數學家本人在描述湯利的催眠動態藝術作品之一。

齒輪與輪系將她的幾何雕塑堆向另一個境界,一個藝術不僅只有可看性,同時具有體驗意義。

荷蘭土生土長的湯利從小就醉心於幾何形狀,並讓她接觸到同國籍且大概是世界上最出名的繪畫藝術家的M. C. Escher作品,他的"不可能"草繪與重覆式的圖案激發她對幾何藝術層面的深入探索。

湯利先天對幾何的熱情,源自她對工程學與科學的強烈愛好,使她的藝術作品呈現著半機械與半錯視畫。湯利以純粹簡單的設計完美展現湯利的藝術之美,讓人當下產生催眠、奇妙且難以捉模的感覺。

Jennifer Townley – Lift 3

MECHANICAL SCULPTURES

這些靜默帶來的安寧感,讓動態雕術散罕見的質感。在任何角度,任何距離,湯利的動態作品都相當引人注目且發人審思,尤其是對鐘錶有興趣者來說越發覺得有趣。

Lift

誘人的"Lift" 核心由鏈輪齒組成的芭蕾舞團,沿著纖細的金屬鍊優雅從容俯衝與攀升,宣流出機械能量。較大的鈍齒輪置於雕塑的中央以恆動的速度驅動著黑色鏈條旋轉。由於尺寸大小不同,當黃銅砝碼將鏈條下拉到可承受的張力,較小或非中心的鈍齒輪全都就會以不同速度移動著。整個結構以不可預支的方式緩移動著,是視覺與靈魂上莫大的迷人饗宴。

Squares

"Squares"也遵循著循環為主幹,但是關於齒輪運轉推動雕塑為主,薄切木雕格子透過環環相扣的齒輪組營造出緩慢的出現、消失與再出現的混合幾何圖形,更依稀的提醒著我們機械手錶機芯所創造出的劇烈變革。

De Rode Draad

循環式運動與嚙合齒輪是湯利藝術作品中重覆出現的主幹,例如"De Rode Draad"雕塑的滾動齒輪,以紅線刻劃出永恆規律的步伐,透過紅線展現一連串齒輪的優雅旋轉,鮮明的線條靜默的在對比的素雅淨白的背景前舞著,並在動態雕塑的不同的位置上造成時有時無的幾何形狀。

Cubes

而“Cubes”雕塑看似棋盤格型,其實不盡然,其相當有趣的是看起來卻像是鑽石型狀的分組轉動,造成時而立方體,時而菱形的間歇性錯覺。小型的電動馬達推動齒輪傳動系讓鑽石型狀群組上下移動,同時讓它們來回傾斜,用極緩慢的速度來加強它虛幻的立體感。光照映在雕塑上反射出規律性光亮與陰暗面的交錯,猶如舞蹈般的提線木偶。

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