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nk Buchwald

Frank Buchwald

Frank Buchwald 現居於柏林,1956年生於德國漢諾威。他在柏林藝術大學學習設計,其後成為自由藝術家與科幻小說的插畫家,直到1993年為止,之後才將重心轉向設計與製作金屬家具。

Frank Buchwald workshop

他原本創作各式各樣的金屬家具,後來才漸漸投入燈具製作,然而Buchwald花費多年才自認打造出滿意的雕塑燈設計。

Buchwald的工作室位在柏林,他總是在這裡一絲不苟地創作這些永恆的物件。這間工作室位於一座舊時代工業建築中,外觀鋪著磚塊,設有大窗、陰暗的階梯、老式電力開關,甚至二戰期間留下的痕跡還清晰可見。在工作室內部,牆上畫滿素描,工作檯上則覆蓋著車床、焊機和手動工具,技術精湛的藝術家正需要這些工具,才能將原始素材變成性格獨具的外觀。

MB&F 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有幸親見其工作時的模樣,表示「這是一次目眩神迷的體驗,Frank和他的工作室令人感到不可思議──裡頭充滿了金屬棒跟金屬塊,他親自設計、切割、車削、組裝並進行表面處理,所有過程皆出自他手,這就是他表達生命的方式。」

「Frank Buchwald所創造的Machine Lights正是機械藝術(mechanico-artistic )的完美典型,而這也是MAD Gallery 的奠基石。」Büsser 額外補充,「Frank創造出發光的機械作品,其工藝價值早已超越實際用途,這些作品無疑已經邁入藝術境界,成為真正的藝術品。

Buchwald的靈魂體現在每一件作品中:從藝術作品的構造可見他投入的心血,所有微小環節皆表現出其獨一無二的創造力。

NIXIE MACHINE II

為慶祝M.A.D.Gallery五週年,德國雕刻家Frank Buchwald與滿腹熱情的工程師Dalibor Farny合作,共同打造出全新Nixie Machine II。

Frank Buchwald - Nixie Machine II
Nixie Machine II
獨家限量12件於M.A.D.Gallery展售
  • 長:120公分 高:37公分 寬13公分
  • 售價: NTD 990,000

原創Nixie Machine系列共12件,每件作品皆獨一無二,且僅於日內瓦、杜拜和台北M.A.D.Gallery獨家展出。能夠一次呈現此系列的演進,M.A.D.Gallery感到相當雀躍。

Frank Buchwald作品的細緻獨特,令人過目難忘,在日內瓦M.A.D.Gallery開幕時,他的作品就曾位列首批的藝術家展出物件中;早在打造出第一代Nixie Machine之前,其風格大膽的Machine Lights便令MB&F創辦人Maximilian Büsser眼睛為之一亮,因而使Buchwald的作品能夠在M.A.D.Gallery永久展出。

真空管的每一根玻璃管皆充滿以氖氣為主的低壓氣體,其中裝有金屬網狀的陽極與分層疊放的數字狀陰極;這些陰極必須分別安裝,才能夠個別顯示0到9等數字。組裝真空管時須連接電路與數條管路,形成多位數陣列,組裝完成後多運用於電腦、時鐘與頻率計數器,雖然這些工具終究都被實用性更高、成本更低,但欠缺魅力的發光二極體(LED)所逐漸取代。

Frank Buchwald - Nixie Machine II

全新Nixie Machine II代表的是原創Nixie Machine的進一步革新。不論是外觀設計、構造,或是由Dalibor Farny所打造的六根真空管細緻的表面加工,每一寸細節都經手工悉心雕琢。

Nixie Machine II是Frank Buchwald和Dalibor Farny這兩位鍾愛真空管的粉絲所共同合作的計畫,若非機緣巧合,這一切無法成真。就像命中註定一般,在一次柏林的科技古董展上,Farny不小心絆倒而撞上Buchwald,隨後馬上認出,這位就是創作出Nixie Machine的傳說人物。或許可以說,是命運將這兩位真空管狂熱者兜在一起,於是才有了嶄新Nixie Machine II 的誕生。

Frank Buchwald - Nixie Machine II

Buchwald在這件工藝創作的結構中融合了直覺式設計原理與活靈活現的想像。時鐘的主要材質為鋼與銅,長1.2公尺,昆蟲般的四肢張牙舞爪,支撐著中央身軀,而鋼製底座則像懸臂般包住真空管,在當中顯示時間;具有彈性的觸鬚狀軟管以能源和資訊「餵養」真空管,處於整個構造的核心位置。在真空管可見的內部構造中,透過橙色光線發出數字光線,不但具有工業風的外型,更賦予生物般栩栩如生的鮮明個性。

Farny在他位於捷克的工作室打造出Nixie Machine II極具現代感的真空管,每根均採蒸氣龐克式的內部構造,其中佈滿蜂巢狀格以及與玻璃燒熔結合的鎢絲,可將封裝在吹製玻璃圓管中以細緻金工打造的數字點亮。Farny對這項計畫充滿熱情,驅使他花費數年研究與實驗,最終才成功讓傳說中的真空管Z568M重生。

Nixie Machine II的電子心臟也徹底地展現出創新的運用方法。時鐘搭載強大的Wi-Fi電子底座,可連上網路隨時精準對時,無需手動調整。所有設定和特殊功能(例如捲動效果、日/夜模式、數字光關閉、時區設定等等),都能以直覺性方式在線上編排。時鐘也可以離線操作,透過背面的旋鈕加以調整。

任何人見過這項共同發明,必定會為這個栩栩如生的報時機器心生敬佩,並激發更多想像。

Frank Buchwald - Nixie Machine II

光源作品(怪獸燈)

Buchwald的Machine Lights為一款精美的手工燈具傑作,其外星生物般的四腳基座,以及類似有形物質的對稱結構,像是解構後的機器人。

Buchwald如此描述他的創作:「若仔細觀察,你肯定會注意到,Machines Lights並不像是人手創作出來的作品,它的生命來自於不同的根源,雖然我已經製作它們長達10年,但不曾真的將它們視為我的作品,因為它們一直保有自我的本性。」

Buchwald花費多年時間,才找到雕塑燈設計正確的方向,在他對自己的作品真正滿意滿意之前,所耗費的時間與精力更是難以估算。「每盞燈的創作,光靠神來一筆的靈感並不夠,還要經過長期地探索,才能一點一滴地掌握製作訣竅,找到真正具有意義的形式。」他說道。

每一盞燈都由200枚以上的個別零件所構成,結構極其複雜。零件多半是精度打磨且黑化處理的鋼材以及經過舊化處理的黃銅。溫暖的黃色光線,會從燈管裡看似燃燒般的燈絲上散射出來。每一枚銅組件都由手工精心打磨,鋼質零件則以各式手工具及化學藥劑處理,才能製作出這般令人難以忘懷、絲綢一般的黑色氧化外觀。創作的最後,通常還要再加上手工吹製的玻璃球,才算大功告成。

在全心投入設計Machine Light系列超過十載之後,Buchwald承認:「我總算覺得Machine Light終於能表現出我心目中的模樣了,我認為它們現在已經到達應有的圓滿階段與完美境界。」

Frank Buchwald - Machine Lights Machine Light XL1
  • 長.52cm 高.85cm
  • 建議售價:NTD 972,000
  • 全球限量6件

Frank Buchwald - Machine Lights 怪獸燈 Type No. 1
  • 長.30cm 高.47cm
  • 建議售價:NTD 420,000

Frank Buchwald - Machine Lights Machine Light XL1 vs Machine Lights Type No. 1
Frank Buchwald - Machine Lights 怪獸燈 Type No. 5
  • 長. 64cm 高. 38cm
  • 建議售價:NTD 380,000

Frank Buchwald - Machine Lights Machine Lights Inox No. 1
  • 長 86cm 高 53 cm (高度可調整至85 cm)
  • 價格:約 NTD 527,000
Frank Buchwald - Machine Lights 怪獸燈 Type No. 12
  • 長. 44cm 高. 42cm
  • 建議售價:NTD 420,000

研發過程

Buchwald創作這些作品,是希望這些作品能夠歷經世代而不衰。他並不追隨特定的設計準則,因此能夠獲得充分的自由,創作出不盲從現代潮流或市場需求的物件,而他也從不因客戶與藝術鑑賞家的讚美而自滿。

Frank Buchwald - Sketch

Buchwald的哲學觀與靈感來自過去經驗與日常生活,「鉛筆、膠水與硬紙板…火車站、蒸汽引擎…童年回憶。創造力與熱情組成了最精華的思路,交織在我生命中。那些東西就是我的燃料。」他解釋道。

他的研發過程會從簡單而快速的素描展開,待全新計畫基礎扎根後,接下來就是無數次的反覆繪圖。一般來說,Buchwald的草圖主要以鉛筆和麥克筆完成,因此他無須耗費過多精力修改,就能捕捉新物件的精華。

「我的作品必須具備開放的意念,能夠快速進行修正,隨時一筆即可修改任何細節。這是一種革新的創作過程。」Buchwald這麼解釋,「我追隨自己的想法和印象前進。我熱愛素描與繪畫,因為這些方法能將我的所見所聞化作生命。如果不把腦中的想法轉化為具體事物,我就無法感到滿足。」

素描完成之後,便是工程草圖,但藝術創作過程仍在工坊中持續運作。無論是材料的本質,或著突然閃現的靈光,依舊能蛻變為原創的概念,促使整個過程變化無窮。

對Buchwald來說,金屬是創作作品的絕佳材質,且他也會運用各式各樣的技術來製作;在高爐中融化金屬,並透過大型機械塑形,對他來說就是一種「創作行為」,藉此將能量與力度灌注到金屬中。

Frank Buchwald - Worksh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