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an Blackwell

ALAN BLACKWELL

M.A.D.Gallery很高興能舉辦來自概念藝術家Alan Blackwell的機器人手繪稿展「Walking Machines步行機械」

Alan Blackwell 為澳洲概念藝術家與插畫家。

1981 年出生於南澳的阿得雷德,《星際大戰》、《變形金剛》是他的最愛,而模型組合則奠定了他對插畫與繪圖的興趣,無論是在乾淨的紙上或教課書上,都能揮灑自如。

Alan Blackwell

他雖然高中肄業,但透過一連串的生命中的機運來磨練自己的創意技巧,首先是大學的工業設計課,接著則是與摯愛相遇,不但意外成了他的妻子,更是他創作生命中最大的支柱。

Blackwell 以藝術維生的旅程最終帶領他遠赴加拿大,在當地的 DeNa Studios 擔任概念藝術家。

他懷抱謙虛的心情返回家鄉,Blackwell 繼續創作插畫,突破自我想像的侷限。即使在源源不絕的繪畫動力下,他仍會抽空玩玩音樂、打打曲棍球。

創作思維

Alan Blackwell 的設計以天馬行空的創意脫穎而出,《變形金剛》與《星際大戰》皆為其靈感來源。

身為概念藝術家,Blackwell 僅利用一枝原子筆(或鉛筆)和一張紙,搭配作品中不可或缺的狂放想像力,便打造出令人讚嘆的科幻機械。

幼年時,Blackwell 鍾情於科幻小說,滅星艦 (Star Destroyers) 與密卡登 (Megatrons) 對他而言有致命的吸引力,而他也展現了天賦異稟的素描功力。然而,他能運用的資源少之又少,在當年網路仍不發達的年代,唯一的學習工具便是圖書館中論房屋素描技巧的書。不過,如果有更遠大的設計夢想,例如太空船,這類書籍似乎助益不大。

「我決定致力成為自己心目中理想的藝術家,」這位來自澳洲的藝術家表示。「我竭盡所有可能投入繪畫與素描,都無法達到自己的標準。不過,當時幾乎沒有任何工具可以讓我卯足全力學習如何改善我的技巧。」

Blackwell 對繪畫的熱情致使東西都能成為他的畫布,從筆記本到課本都是他百樣多變繪畫技巧訓練場地,造就其獨特的塗鴉風格。

「每當我拿到不同科目的新課本時,就會在第一頁畫上一台很酷的車,」Blackwell 說道。「但早年的經驗並未讓我認真考慮有機會走上藝術這條路,周遭沒有人給予支持鼓勵,督促我前進。」

隨著網際網路的蓬勃發展,Blackwell 因緣際會地邂逅了概念藝術。他碰巧發現了一個網站,藝術家會定期在此發表「概念作品」,包括機器人、機械裝置,甚至是工業產品。這成為他繪圖的動力,而且不需要將紙上藝術轉化為實際形體,即可與大眾分享。Blackwell 終於找到他的立足之地。

Alan Blackwell

綠燈了,機械人!

「我熱愛畫各式各樣稀奇古怪的機械人,」他回答。「它們絕對是我繪畫時最擅長的主題。我也對其他的類型興致勃勃,但最後總是會將主題拉回機械人。」

Blackwell 的機械人呈現出一種悠然自如的氣質,不像電影中角色那般一板一眼,反而充滿友善的感覺,彷彿可以和它出去享受美好時光。最重要的是,這些機械人不會對你的生命造成威脅。

這位南澳的藝術家就如同其畫作中的機械人般,散發從容自在的態度。

「大部分的情況下,我並沒有特定的創作目標,所以就跟著我的畫筆走,」Blackwell 表示。

「沒有特定的創作目標」賦予這位澳洲藝術家更寬廣的創作空間。Blackwell 的創作過程從「草圖」開始,在畫紙上尋找靈感。接著,如果這些草稿有任何觸動他的元素,經過微調後,他會以油墨來取代鉛筆,描繪出最終成品。

「我偏好簡潔的表現形式,大的形體注入微小細節,就能畫龍點睛。我喜歡在油墨下留著最初素描的痕跡,我認為這彷彿為作品注入了生命」Blackwell 解釋。

Alan Blackwell

步行機械

有賴於 Blackwell 的藝術才華與對細節的專注,機械人展現出趣味的氣息。

在他想像的 Robocorns and Squid Cruisers 藝術世界中,機器人好比身邊親切的朋友,而不是具威脅性的天敵。它們的造型融合了人性、獸性以及家中陳列的各種物品,呈現出未來感的視野。

留意 Blackwell 最愛的作品「FrankBot」,如同一張技巧錯綜複雜的圖表,也是展覽中最具挑戰性的插圖作品。

Blackwell 希望他的藝術能帶領人類進入未來的世界,讓想像力與幻想豐富成人的思想,暫時佯裝機械人與太空船與我們並存的片刻。而 M.A.D.Gallery 則樂於將此訊息散播出去。

Alan Blackwell 33 件原子筆/鉛筆素描將以三種尺寸在 M.A.D.Gallery 展出:40x50、30x40 以及 21x29.7 公分。

Alan Blackwell